IMG_8474新版警語黑底

 

村上春樹在他的《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》書裡面說到:「最野的 “Ardbeg” 真是富有個性而魅力十足,不過每天光喝這個的話,可能也會覺得累吧。」是的,大叔最近每天都在喝這瓶 Ardbeg 10,試著想讓味蕾記憶住這獨特的煙燻泥煤風味。前三分之一瓶喝起來很痛苦,因為剛把格蘭傑和格蘭利威各一瓶喝光,舌頭已經習慣溫柔細緻的酒質,這麼強勁的艾雷島威士忌,真的很難下嚥。

 

 

 

聞起來有著薄荷涼感的 Ardbeg 10年艾雷島單一純麥威士忌,用班長教我們的品飲技巧,先喝一大口威士忌,在嘴裡咀嚼它,同時讓唾液與它混合,然後再分幾次下嚥,最後從鼻腔呼出氣來。剛入口時,口腔裡面會充滿酒精的刺激感,46%的酒精濃度對於不常喝烈酒的人來說,就是這樣的感覺。接著會有種甜感從兩頰往後延伸,隨著吞嚥酒液,整個嘴巴裡面會感受到強烈的柴燒味,就是那種燃燒過後的木頭味道,還有點成熟香蕉的風味,餘韻則是種煙薰龍眼乾的感覺,持續很久。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【Uncle Coffee】咖啡大叔

咖啡大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